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为什么中国拍不出纯爱电影?

环球银幕 时间:2013-10-05 浏览:
为什么中国拍不出纯爱电影?_环球银幕_新浪博客,环球银幕,

为什么中国拍不出纯爱电影?

 

 原文全载于《环球银幕》2010年第十一期,谢绝转载!

 



不是绝对拍不出,准确地说,是“几乎”。

当然,我们也有过很纯很无邪的时候,但最少也得追溯到奴隶社会那会儿了。随手翻翻《诗经》,那叫一个情话连篇。

问题是此后的两千多年里,也不知怎的,大家就再也纯不起来,甚至连“爱”这个字也很少说。古代中国人相信爱情是伦理的(三纲五常)、是官能的(食色,性也)、是娱乐的(房中之术),是宿命的(所谓缘分),唯独不是精神的。所以我们只盛产西门庆式的爱情故事。王蒙说得好:“在《红楼梦》前的中国文学中,爱情只是猪八戒和妖精们的专利。”

贾宝玉能成为例外,因为他是个自由意志论者,而且自觉自愿地追求形而上的东西,碰巧林黛玉也是。而这样的人在中国从古至今都很稀缺。这个例子证明,第一,没有拘束才有纯爱,而种种压抑和附加条件必然消灭纯爱。两千多年了,国人的爱情先是统领于爹地,然后决定于阶级,最近干脆通通划给了人民币。纯洁?怎么可能。

这个例子还证明,纯爱需要点诗意。也就是说,不能成天想着结婚买房送孩子出国这些俗事。我们的文化里不缺少诗意,可惜十之八九的文人骚客都把满腔热情贡献给了平天下的伟大理想(这是儒家思想熏陶出来的终极目的)——好的情话也有,但论比重仅能算只言片语。太现实的人别说拍纯爱电影,连看一眼也会皱眉。

有人说日本那边纯爱泛滥的根本原因是人家富裕,我们得先顾着填饱肚子。这话本身就不合逻辑,况且,我们不是已经富到“在宝马里哭的”的地步了吗?想起一部老电影:赵丹和周璇的《马路天使》。人漂亮,歌好听,画面也美。全都符合“纯爱标准”。是的,我们给这片子贴上了“控诉阶级对立”的厚重标签。但回过头来看看吧,万恶的旧社会,不假;人民水深火热,也不假,但你同样能看到相爱男女心中的希望与热忱,他们坐在窗口对唱的时候,一定是心无旁骛的。

后来很多年里,爱情被献给了革命事业。不过即使在那个时代也有异类——1957年的《柳堡的故事》。如果你去查影片简介会发现这么一行字:“四班副班长李进在村民田学英(二妹子)家养伤的时候,两个人互生好感,但指导员劝说他放下了儿女私情。”其中内涵请各位慢慢体会,总之,如此浪漫(是真浪漫不是装浪漫)温柔地描写战争和革命,本片在中国电影里也算百年不遇了——那首过耳不忘的“九九艳阳天”也同样难得。

现在总算有了《山楂树之恋》,纯不纯先放一边,依然有很多人把片中“无吻戏”当成纯洁无瑕的头号佐证——两千多年了,我们还是围着“肉体接触”这样过于实质性的问题,还是明着里严防死守、暗地里偷着盼着。别忘了,静秋的行为至今还被称为“早恋”呢,而大多数纯爱电影可都发生在学生时代。坐在电影院里的年轻人是多么可悲啊——当学生时不许他们爱,二十来岁走进社会时,家长又突然追问起婚事来——

你觉得相亲算纯爱吗?